德约科维奇捧起温网第七冠!“三巨头”的历史最佳追逐战未完待续

或许他还能在第一盘先声夺人,还能打出温网男单决赛历史上第一记“老太婆”上手发球,还能游刃有余,玩出胯下击球的花哨,但却不能够长久地维持这样的“兴奋点”。

或许他并没有一下子找到状态,并没有发挥自己的优势,并没有找到情绪表达,甚至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丝毫不像不可一世的世界第一,却总能一点一点回到自己的轨道,且从不怀疑自己能够成为冠军。

一流的克耶高斯与超一流的德约科维奇北京时间昨夜今晨完成温布尔顿男单决赛。4比6、6比3、6比4和7比6,先输后赢,这不是小德“最伟大的作品”,却足以让他的大满贯冠军总数上升至21个,紧追以22冠领跑的纳达尔。

克耶高斯是个实力不俗的“坏孩子”。要不是难以改变的莽撞性格,其成就不止于此。发球犀利的他率先破发拿下第一盘,面孔上写着轻松惬意。可一旦难以突围,陷入劣势,立即口中嘟嘟囔囔。第二盘开始,人们便看出来:老毛病犯了,没戏了。克耶高斯在今年温网首轮向球迷吐口水被罚10000美元;第三轮又对裁判言语不当被罚4000美元。两人此前的两次对决,克耶高斯保持全胜。

抓起青草塞进嘴里,德约科维奇草地大满贯的招牌庆祝动作。在温网中央球场,已是第七次了。大概,这一次的心潮最是波澜起伏。2021赛季,德约科维奇的梦幻赛季。这一年德约科维奇横扫网坛,拿下3个大满贯桂冠,一举实现20冠的目标,与费德勒和纳达尔平起平坐。接下来的新赛季,德约眼中全是超越对手的欲望。但2022赛季初,贵为世界第一和澳网卫冕冠军的德约科维奇因为拒绝注射新冠疫苗被遣返,法网又遭到纳达尔痛击,北美赛事缺席大半。除了事业上的受挫,在疫情蔓延期间的一系列不当操作也让他遭遇广泛的信任危机。温网中央球场百年庆典,历年冠军悉数亮相。德约科维奇与费德勒一前一后登场,但获得压倒性掌声的却是不打球光作秀的费德勒。需要拥有怎样的倔强与坚定,德约科维奇才能用球场上的成就挽回个性的失分。

2022的温网,对于德约科维奇也并非一马平川,他几次被逼入绝境。比如四分之一决赛中,意大利新锐辛纳就曾两盘领先,大有将世界第一淘汰的气势。德约科维奇赛后说,他是靠上厕所时,对着洗手间的镜子为自己打气,才走出了低谷。

如今,可以叫他德约科维“七”了,他追平桑普拉斯的纪录,捧起温网第七座奖杯。“我四五岁的时候,看到桑普拉斯在这里夺冠,于是让我父母给我买了第一支网球拍。对我来说,温网有着特别的意义。”小德说冠军奖杯是自己送给妻子的结婚纪念日礼物,“没有她的爱与支持,我难以走到今日。”

虽迟终到,小德又一次登顶大满贯,这无异于一针强心剂。费德勒、纳达尔、德约科维奇,以冠军论最佳的追逐战中,他没有掉队。你可以不喜欢他,但你大概不会否认,他称得起“伟大的冠军”。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华心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