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体测季”来临:保持运动才能达标 体育挂科难毕业

“没有被体测支配过的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对不少高校学子来说,一年一度的体质测试是最令人“胆战心惊”的时刻。这几天,随着“体测季”的来临,一则消息引发了关注。

日前,教育部印发《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提出,要严把考试和毕业出口关。意见明确,加强学生体育课程考核,不能达到《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合格要求者不能毕业。

体育“挂科”,大学不能毕业——中国对大学生身体素质划下了硬杠杠。面对大学生体质水平连年下滑的现实,将体育成绩和身体素质同毕业证“挂钩”,释放出了明确的信号:年轻人,该动起来了。

大学生的身体素质都有哪些评价标准?体重指数、50米跑、立定跳远、引体向上、仰卧起坐、800米和1000米跑……根据《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上述指标和项目都是高校学生的体育“必答题”。

近年来,大学生身体素质不佳,已成为“老大难”,也是刻不容缓地需要解决的问题。2014年国民体质监测公报结果显示,中小学生身体素质向好,但大学生身体素质继续呈现下降趋势;2017年《中国学生体质监测发展历程》同样显示出,我国大学生体质依然呈下降趋势,肥胖率持续上升,每5年提高2%到3%。

“政策的着眼点不仅是学生的体质健康水平。大学教育有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功能和作用,参加体育活动有很多社会化的功能。”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认为,体育活动能磨炼意志品质、提高抗挫折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对于学生个人、家庭和社会来说都很重要。

事实上,体测成绩与毕业证“联动”并非新鲜事。2014年,现行的《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颁布时就已明确规定,普通高等学校学生毕业时,身体素质测试成绩达不到50分者,将按结业或肄业处理。近年来,不少高校也开始探索和明确将体测达标作为学生毕业的门槛。

既然早有规定,为何并未引起高校和学生应有的重视?不少高校体育工作者和学生表示,虽然这几年开始组织学生进行体测,但即便划定了标准,也存在的问题,一些高校的体测“水分”很大,形同虚设。

这几年,多地曾出现高校学生在体测中晕倒甚至猝死事件,这也给学校的体测工作带来不小的考验。有的害怕承担责任,令学生和家长有意见;也有的为了达到合格率要求,放松考核标准,其结果都是降低了体测强制性和相关指标的权威。

有专家称,体测开展难的原因,其根本在于中国在基础教育阶段重智育、轻体育的思想仍未得到根本性扭转。在从基础教育阶段便开始积累的“恶性循环”中,运动意识差、体质下降明显、锻炼时间不足等问题在大学生群体中依然广泛存在,“健康第一”的意识在学生和社会中都有待觉醒。

引得不少高校学子连连喊累的体测到底难不难?以遭遇“吐槽”最多的中长跑来说,《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中,男子1000米和女子800米的合格标准均在4分30秒左右。在很多高校体育工作者看来,这个要求并不高,不需要有出类拔萃的运动天赋,只要坚持参加必要的体育运动就能达到。

因此,很多年轻学子怕体测,并不是由于成绩标准强人所难,而是因为长久疏于体育锻炼,导致身体素质严重下降,依靠短时间的“突击”也难以达标。

根据多所大学的统计显示,本科四年间,大二学生体育成绩最好,而大四学生最差,而且差距还不小。然而,根据《国家体质健康标准》,大三大四学生的体测标准高于大一大二,这样的“倒转”令人心忧。

大学生身体素质逐年下滑,原因很多。一方面,一些大学生生活作息不规律,沉迷游戏,未养成科学的健身习惯,渐渐透支了身体健康;另一方面,大多数高校在大三、大四后不再开设体育课,难以强制性地把学生“逼”到运动场上,再加上论文、就业等压力,学生的体育锻炼时间被不断压缩。

除了自律和他律,让更多高校学子持之以恒地参与体育运动,也需要政策的引导。王登峰表示,全国各普通高校将增加体育课程设置和学生管理。在体育成绩的评定中,日常体育课出勤、早操签到以及代表班级和院系参与体育竞赛等体育相关活动也占据一定权重,注重过程性考核。

“目前的体育健康测试覆盖了大学所有年级,这样学生体质健康才能保持连续性,不能靠突击训练拿到短期合格。”王登峰说。

提高大学生的身体素质,离不开强制性的“狠招”,也需要内容丰富的“奇招”。

一些高校实行体育改革,丰富教学内容供给,鼓励学生走向运动场。从今年开始,浙江大学实施了体育必修课的全覆盖。从大一到大三,学生必须在每学期完成相应的课内体育课程,从60个种类的体育技能中选择一项学习。在毕业年级,虽然体育课并不固定时间,但是学生也要完成课外体育课程,一学年要打卡锻炼64次以上才算合格、拿到相应学分。

还有一些学校利用手机应用程序等方式,将学生在课余时间的跑步纳入体育课成绩。要想拿到满分,学生必须在规定时间段内,以有效跑步距离和跑步时长进行运动,完成“打卡”。

王登峰表示,提高学生身体素质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学校、学生、家长以及社会共同努力。目前,重视大学生身体素质的氛围正在形成。

与此同时,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学生体质的提升和运动习惯的养成,不仅要靠高校,也需要建立一以贯之的体育教育体系。而目前,我国在中小学阶段同样缺乏基础性的体育教育,为此高校体育往往要承担“补课”的功能。而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掌握运动技能、养成锻炼习惯等体育教育的目标,其实是在中小学阶段完成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的高校自主招生过程中,教育部首次明确要求各自主招生高校在校考中增设体育科目测试,将测试结果作为录取的重要参考,以此激励学生从中学起便积极进行体育锻炼、促进学生体质健康发展。

身体素质的提高是一个长期过程。如今,很多同学长期都处在锻炼缺乏的状态中,体测自然成了“老大难”。

大学之前,大家面临着高考的压力,课业繁重,原本有限的锻炼时间也会被挤占殆尽。上了大学之后,体育锻炼的优先级仍被排到上课、社团活动、社会实践、娱乐活动等之后。这导致同学们参加体测时感到疲惫和畏惧,加深了对体育锻炼的畏难情绪,从而形成了恶性循环。

我认为目前大学生体测的项目设置存在不合理之处,每个人客观的身体条件各不相同,体测的项目设置和评价标准应当更加科学合理。

例如有科学研究发现,仰卧起坐这项运动对身体的锻炼作用有限,还容易造成腰椎和颈椎受伤;再比如引体向上属于门槛较高的运动项目,将这种运动项目作为体育测试的项目有些强人所难;还有立定跳远,用同一个及格标准来要求身高1.5米的女生和身高1.7米的女生,也存在着不公平的现象。

小时候,很多热衷运动的女孩都曾有过被叫“疯丫头”“假小子”的经历。在很多人的意识中,女孩应当安静温柔、漂亮优雅。甚至很多女孩也会内化这样的意识,觉得运动时气喘吁吁的样子不够漂亮,因而羞于享受运动和提高自己的运动成绩。

体测当然应当受到重视,与此同时,社会也应为女孩从小热爱体育、参加锻炼创造良好的氛围。

2022年7月4日,在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关刀镇关刀村千亩高效种养技术示范田中,许多只白鹭在此结伴飞行、聚集嬉戏、栖息觅食,呈现出自然和谐共生的美景。

2022年7月1日拍摄的江苏南通狼山国家森林公园和长江南通段沿江日出时分美丽景色

近年来,浙江省宁波市在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以减污降碳为抓手,大力推行绿色低碳发展、深化污染治理、强化生态保护、完善治理体系,在沿江两岸、湖边和山坡植树护绿,修建体育公园、健身绿道、休闲娱乐场地等,努力绘就现代版富春山居图宁波画卷,切实解决市民健身、休闲和娱乐需求

22年7月2日,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2022全民健身健步走暨奔跑吧·少年彩虹跑活动举行

近年来,薛城区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加大环境整治力度,让市民家门口的公园成为城市的天然氧吧

每逢墨竹工卡县小油菜花开时,金黄的小油菜花和翠绿的青稞相交融,织成了一幅幅美不胜收的天然画卷。

近日,“巅峰—2022·上海总队”武警特战侦察比武在上海市郊某地拉开战幕

近年来,日照市聚焦产业强市,重点打造以整车及核心零部件为龙头的千亿级汽车产业链,加大技术改造投资力度

甘肃陇南市武都区千坝牧场绿草如茵、牛羊有序放养。近年来,该地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草原还林还草、河湖保护修复等生态工程,生态环境持续改善。

盛夏时节,遵化市的夏收夏种工作已经结束,农民抢抓农时进行农作物管护、苗圃修剪等农事活动,田间地头一片忙碌景象。

福建德化举办高考志愿填报线年高考志愿填报线上咨询公益活动在德化县融媒体中心演播室举行

2022年6月24日,江苏省淮安市复兴镇朱庄村一片近200亩的玉米地迎来丰收。该村种植的玉米全程采用滴灌喷灌和水肥一体化管理。玉米外形小巧玲珑颜色金黄,颗粒饱满口感香糯,下一步将推广规模化种植,促进农民增收致富。

中国邮政发行《水电建设》特种邮票。该套邮票由中国三峡集团共同参与策划,全套2枚,全套邮票面值为2.40元。

2022年6月25日,福建省福清市一都镇后溪,游客在漂流项目游玩。暑期来临,一都镇迎来乡村旅游的游玩高峰,许多游客前来戏水消暑,乐享夏日清凉

2022年6月22日,广东省江门台山市海宴镇沙尾厂村,莲藕丰收季,藕农将采收的莲藕装车销售。

2022年6月21日,新疆伊犁边境管理支队开干沟边境派出所民警深入偏远牧区,扎实开展打击整治养老诈骗防范宣传。

2022年6月20日清晨,安徽和县公安局白桥派出所民警携江淮义警,来到李白诗中的天门山脚下,在人员集中的水岸码头、轮渡船上向群众开展长江禁捕宣传,特别是禁用渔具网具对渔业资源的破坏。

河北省承德县食用菌生产总量3.4亿棒(袋),产量34万吨,产值34亿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